光阴

用照片或文字表现映入我眼帘的所有。

 

张掖大佛寺、丹霞地质公园游记
光阴 文
从兰州坐动车一路西行,到了塞上江南张掖。惊动俺的首先为动车里的温度居然高于室外温度……
先参观西夏王室的寺庙大佛寺,瞻仰信仰指导之下人工的绝世之力——木胎泥塑释迦牟尼涅槃大佛和该寺所藏官方、民间刻印的经书。
下午四点半,冲着丹霞地貌而去,没有奢望能观赏到日落。该景区据说因张艺谋大导演在此拍《三枪拍案惊奇》而火,然后慢慢开发出来。一般来说,已经火了的丹霞地貌,唯有规划,顺势而为,才有可能挽救脆弱的生态环境。
跟随区间车参观了四个观景台。我和某小孩在丹霞地貌的山脊上起起落落,又或眼观窗外大自然随手撒落的色彩。
可是凡事就怕比较。放在那儿,人与人工就渺小许多。想来古人深谙这个道理,国画一系,突出人的作品少,展现大自然,间接表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人融入大自然,或者是大自然中的一粒微尘)之关系的多,与西洋画系迥异。
张掖的丹霞地貌,与青海的七彩峰丛有不同。仿佛面积更大,色彩、地貌类型更多,峰形态各异,供人驰骋想象的点也多。尤为可贵的是,宋代美学讲究的青绿山水,这里的大自然居然天生如此——仿佛刚从王希孟的著名《千里江山图》走出来。我跟某小孩感慨地说,原来自己以为青绿山水乃画家的发明创造,天赋灵感所激发,看了这里的地貌(从区间车里向外望),才发现,是画家不得不选择青绿涂抹山岚,他们只是复刻了大自然……延展开去,也许人类自认为的美学也是如此。将认识到的大自然各类各面的美把握、阐发,还自以为崇高伟大。殊不知,一切也许就在那里——天地大美,静而不言。

  4
评论
热度(4)

© 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