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用照片或文字表现映入我眼帘的所有。

 

路遇街边洒水。

 

今日夕阳

 

灰常喜欢这一片湖光山色。

最喜是杭州西湖。

陈帆fotochen: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九图高清大图送给大家。

图/文: @陈帆fotochen (微博) 


  1305

今日夕阳,另一种辉煌。

 

读《识字的用途:工人阶级生活面貌》一书略感

光阴  文

这是一本被自己翻得有些乱了的书。说“翻得有些乱了”,并非惯常以为的翻得次数多、有刻苦的意味,而是拉的战线长——常常是放在书包里背来背去,一天没有读一字,又或者只读了两段……

这种阅读状态,不是自己真的有多忙——忙得抽不出丁点儿时间翻阅。

现在回想起来,有的时候是真忙,但更多的时候,自己却被手机、其他的自己以为更有趣或者语言更顺畅的书籍吸引了过去。当用意志将自己的阅读调整回来,渐渐地,自己开始沉静,开始进入作者描述、分析的轨道,看见他在分析、批判在美国流行文化冲击下,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随着英国工党的崛起,英国进入福利社会(服务型...

 

工作后的午餐。

想买“桂花酸梅汤”来着,可屡次只剩“老味酸梅汤”。

  1

乌云压城城未摧。

话说,别人家电闪不已,俺这儿只是频频展示瑰丽的天作。

还是谨守记录之责吧。

 

大雨将来,众鸟乱飞。呼呼齐作,树木俯仰。所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是也。

 

乌云挤压下,夕阳形窄而愈见其亮。

可见,凡事不一定求其大(规模,或量),质精更为关键。

当然,乌云(背板)也有其用。

  1

虽然天灰蒙蒙,但国贸桥附近也有乌云。

现在,也开始掉雨点了。

暑气仿佛消减不少。

  1

© 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