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用照片或文字表现映入我眼帘的所有。

 

读龙应台著《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有感
光阴 文
读这本散文集《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与小说集《银色仙人掌》交错在一起。更准确地说,与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从智人到神人》一书的阅读交错。
可是,龙应台的这两本,涉及的话题与生死,尤其是与死亡有关,兼及背叛、出轨、犯罪,生不可控、别人无法了解也无法进入的重症,绝望中最后的挣扎……只是《银》阴鸷、晦暗、绝望,而《天》则呈现亮色,用19封信和两则与两个儿子不同时期的访谈,身处“初老”的她在陪伴母亲生命最后一段的历程里对自己、父母、他人生生死死的思考,对生命本质的探寻。
在这本书里,借着文字、访谈,她也在交代自己的死及其之后的处理。对父母那一代人颠沛流离、九死一生而今走向暮年、走向死亡之痛彻心扉过滤后,她努力淡然,也重新理性。幸好,受过良好教育的儿子们安德烈和飞利浦也能理解。
总觉得,书的浅层是那19封给母亲的信,但实际上却是延续她在《百年思索》《dajiang dahai》里对社会、对社会下的人的思索,更有对中国近代、现代化的沧桑进程中欲说还休的事件叙述。说实话,我很看重这些补缀和书尾的“图片索引”。
有很多东西,也许看看就过去了;也有许多东西,即使只露出些小尖尖,也会让你继续追寻、思考——用自己的眼睛看更多的材料,比较不同的表述,发现文字的、思想的、思维的缝隙。这本书也许于我,就有这种功效。

附书籍基本数据:
《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龙应台著,湖南文艺出版社2018年8月第1版第1次印刷.

  4
评论
热度(4)

© 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