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用照片或文字表现映入我眼帘的所有。

 

喀纳斯湖-禾木-五彩滩行记
光阴 文
一早从喀纳斯湖出来,在禾木、五彩滩晃悠到了晚上近10点。然后,赶到布尔津酒店,11点终于吃上了晚饭。
同行的一些人此时还前往酒店后面的夜市,吃烤狗鱼、买随身佩戴的玛瑙之类,兴趣甚高……
一天的行程,同是美景,却各有特点。
早晨的喀纳斯,日月同辉。临时被某小孩叫下车的卧龙湾,美得令人沉醉。此段水质仿佛远甚钓鱼台高处观水、绕湖而近处嗅水。
禾木之景,个人以为,在云海,在不大不小的河水,在岸边、山上随处可见的白桦林。中午的禾木虽没有晨光熹微、炊烟袅袅之美景,但河边那高耸入云、整齐肃然的白桦林就让我注目、心醉了许久。它们让我想起那年在东北,一夜雨后,早晨突见窗外的同类——那片树林整体高度超过了三层楼——清新的空气,翠绿的树叶,白而高的树干,高贵典雅的气质让我惊喜连连。
五彩滩的景色在落日。余晖下,远处绿油油的沼泽地,五彩斑斓的大块石头,色彩更加浓郁。周边有不少风能发电机,其见骨见力,为该滩的自然美景增加了少许人工、现代的色彩。
一般而言,人很容易沉溺于自然簇拥下的自我世界,视听触嗅感愉悦,身体相对舒适,就会产生精神上的满足,哪怕只是暂时,且为自己刻意的追求。
我可以把它称为另一种“yapian”么?“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某种程度上,我“鸵鸟病”的程度亦深了。

  2 2
评论(2)
热度(2)

© 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