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用照片或文字表现映入我眼帘的所有。

 

甘肃行之玉门关、雅丹地质公园、鸣沙山游记
光阴 文
今天的行程于一枚文青而言,有些紧张。仿佛连驻足、凭吊的缝隙也没有,只是上车,下车,走走,看介绍,略微想想,顾及现实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多。
比如,玉门关这个汉代小方盘城遗址的土是如何夯起来,乃至如今残高仍有10米?弩的射程多少?放狼烟的规则如何,怎么告知附近烽燧之敌情,和嘉峪关的关系?承载雅丹地貌的黑戈壁,黑光闪闪,含的矿物质几何?雅丹自然雕塑,为什么有的俺认为像鳄鱼,某小孩认为是抹香鲸?目前月牙泉的水到底从何而来?为什么带我们驼队走的老师傅说自己拍的照片很棒,经常受到游人夸奖,而实际上能把人框进去就不错——俺什么时候才有他的自信?……
有实有虚,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当然,也未能免俗——或照顾某小孩情绪,或直至看过鸣沙山日落才离开。

 
评论

© 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