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用照片或文字表现映入我眼帘的所有。

 

想看。

Laurence Anyways:

Claude Levi-Strauss《我们都是食人族》

食人行为可以是食物性的(发生饥荒或为了品尝人肉的滋味),政治性的(为了惩罚罪犯或报复敌人),巫术性的(为了同化死者的美德,或反之,为了驱离死者的灵魂),仪式性的(宗教崇拜、举行亡灵或成年祭奠,或为了确保农产丰饶)。最后,它也可以疗愈性的(比如欧洲的库贾氏病症案例)。

每个人都将不符合自己习惯的事称为野蛮”。然而这些信仰或风俗无论多奇特、令人惊异,甚至是令人厌恶,也并非无法在其原有的社会背景下以被合理解释。因此,在第一种假设情况下,没有任何风俗习惯是有道理的;而在第二种假设中,所有的习惯都是合理的。

不论美艳与否,还是美味与否,这都仰赖于一个评价体系,这个体系不是瞬间产生也不能独立于时间存在。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完全同意这样的幻想,但当其他人怀抱着这样的希望时,至少让我们有机会在这些年轻灵魂点燃的火焰中得到温暖,这也说明了我们努力的理由。

我们相信,若孩子们的玩具来自另一个世界,我们便可以留住我们的小孩。这其实是个秘密活动的托辞,鼓励我们将玩具赠予彼界,好让它们转赠给小孩。通过这种手段,圣诞礼物成为寻求美好生存的真实牺牲品,前提是不要死亡。

如果我们不承认,这种面对死亡的态度以它特有的方式继续存在我们这一代中,这个矛盾便无法解决。此态度也许不是传统对于鬼魂和幽灵的恐惧,而是对于死亡本身以及它在生活中代表的贫乏、冷酷和剥夺感的恐惧。

想想我们从圣诞老人那里得到的温柔关爱,想想我们为了维持他在孩子们心中那不可动摇的魅力而必须谨慎小心。因为在我们内心深处,也总是渴望相信一种没有节制的慷慨、一种毫无心机的盛情(即便只有一点可能),相信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内,一切恐惧、嫉妒和痛苦都会暂时停止。

以数千年的标准来看,人类的热情含混难辨。时间的长流未曾增减人类感受到的爱与恨,他们的投入、奋斗与欲望。无论是往昔或今日,人类始终相同。任意地消去十个或二十个世纪的历史,也不影响我们对人性的认识。

唯一无法弥补的损失是在这些世纪中诞生的艺术品。人类是因为他们的作品才有差异,甚至才得以存在。就如生育出小树的木头雕像,只有艺术品才能证实,在时间洪流里,人类当中确实发生过一些事。



  116
评论
热度(116)
  1. AugusLaurence Anyways 转载了此图片
  2. bluegweraLaurence Anyways 转载了此图片

© 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