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用照片或文字表现映入我眼帘的所有。

 

由嘉峪关而敦煌行记
光阴 文
嘉峪关的里里外外,明城、暗城,内城、外城、瓮城,还有游击府、柔远楼,悬臂长城、长城第一墩等,俺除了在城楼上腿发软认怂外,其他地方游走,还是生龙活虎的。
从柔远楼出来,象征性地出关,想象着当年镇守边关的将领士卒,利用有利的地形,历经百年,奉诏苦心孤诣地建筑城楼、烽燧——谁会想到,或功高震主,被皇帝赐死,或镇住了此关,山海关却被突破……
那时那刻,角力祁连山和黑山夹住的河西走廊,此关非比寻常。可时移位移,当匈奴风光不再,退守北漠,而清崛起。关隘如何守,如何固若金汤呢?当国家实力不再,哪怕只是初露衰退迹象,外敌便会乘虚而入。
当时如此,而今亦如此。只不过现在的“入”,也许会换成恶意代码,在物联网、数据主义日益发达的今天。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如今的“关隘”,今在何处?我的“关隘”,不知自己是否明知?
晚上八点多,进入敦煌市,感受到浓郁的以“敦煌莫高窟”为中心的旅游气息。在德克士(清真)店吃了个肥牛卷、封布蕾,权当晚餐。

  3
评论
热度(3)

© 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