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用照片或文字表现映入我眼帘的所有。

 

观台湾导演侯孝贤电影《聂隐娘》有感

光阴  文

常拍文艺电影的侯孝贤导演心中定有一个祖国大好河山的梦,拘囿于台湾狭窄的岛上,几十年来,也许早在心中将山河勾勒了无数遍。然后,便是自司马迁以来的刺客梦。为刺客这种自觉生活在社会政治生活边缘却又在普通老百姓口头上长期流传的人物树碑立传,也是侯导演以此窥或观照人类社会断面的方式。不是流行的“大格局”的电影,聚焦在人,让一个特别的、有生命的人在光影、一个特定的故事里流转,让观者喟叹、自审、自省。

从电影《聂隐娘》来自唐代的传奇,故事底本很短,但短中充满传奇色彩。侯孝贤的演绎,加入了唐代社会里政治的波谲云诡、社会急剧变化下的人心,作为刺客的聂隐娘从那时开始就有的以民为本、稳定、不让老百姓颠沛流离的独特的刺客原则。刺客梦耶,侯孝贤梦耶,亦或为了媚众、符合主流大众审美,以期获得较高票房耶?

唐代传奇乃宋人话本《醉翁谈录》记录。故事原本清奇,重在聂隐娘出生、处世,乃至个人情感选择的不凡,更有其预见、剑术非一般所能比拟。一个男性至上的社会,一位女的子特立独行,是否必须用一部被隐含了另一种馅儿的电影展现?这值得思考。

但电影拍得很美。苍凉大气,不失现实生活之冷,之萧索。片尾曲具有同样的特点。

(图片来自百度搜索)


  2
评论
热度(2)

© 光阴 | Powered by LOFTER